王晓华保险网

华夏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偿二代”技术标准 有望2014年出台

“偿二代”技术标准 有望2014年出台

2020-01-29 09:10:06 分类:保险知识    
 

  偿付能力,保险监管的一根红线。

  2013年5月,中国保监会正式出台《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整体框架》(下称“偿二代”),初步完成了顶层设计。

  整体框架之后,“偿二代”的具体操作细则尚未出台,对于诸如准备金的评估、认可资产的确定等问题,未来将如何细化,都是保险业界关注的焦点。

  7月5日,偿付能力监管改革与合作国际研讨会上,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透露,自2012年4月启动建设工作算起,预计三年内即2014年内,“偿二代”的具体技术标准有望正式出台,之后将进入市场测试期。

  随着保险资金运用渠道的逐渐放开,如何对新投资资产及负债进行计量和评估显得尤为重要,将直接影响这些新投资渠道的发展,业界甚至认为,这将直接影响行业能否真正享受这些“政策红利”。

  对此,陈文辉表示,偿二代的总体目标就是科学全面地计量保险公司的风险,使资本要求与风险更相关;确定合理的资本要求,提高行业竞争力;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促进保险公司提高风险管理水平。

  放开前端、管住后端

  “如何对资产和负债进行计量和评估非常重要”,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副总裁缪建民在上述论坛上称,特别是去年开始,保监会大力开放保险资金投资渠道,对提升全行业的投资业绩都有很大帮助。

  以中国人寿为例,新增另类投资渠道的收益率明显高于传统渠道。缪建民透露,中国人寿集团某个投资账户配置在新增的另类投资品种上的投资收益在6%以上,其他以固定收益为主的账户多在4%左右。“尽管去年拨备比较充足,但股市投资仍然不是很景气。”

  但是,另类投资流动性不强,也没有公允的市场价值评估体系,按照传统的认可资产的评估方法,其认可比例较低,因此未来“偿二代”的技术操作,如何能既有利于防范风险,又有利于资产负债管理,需要监管机构重点考虑。因为,这将直接影响该渠道未来的发展前景,以及全行业整体盈利水平的进一步提升。

  缪建民建议,偿付能力监管既要考虑风险因素,也要考虑业务发展和满足投保人的保险需求。

  对此,陈文辉在茶歇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偿二代”会充分考虑这些因素,每一个具体的技术标准都要再细化,包括准备金标准评估、认可资产如何确认等。

  去年,保监会集中下发十余项投资新政的同时,全行业所面临的投资风险,也不可回避的增大。

  从简政放权的角度,应该把投资选择权、决策权交给公司。但是渠道洞开后,哪些渠道风险相对较低,应该相应鼓励,哪些渠道风险相对较高,应该加以控制,也是监管机构必须进行考量的问题之一。

  陈文辉坦言:“虽然渠道放开了,但我们认为,公司经营能力和投资能力还有所欠缺,我们的监管能力也还没有跟上。原来我们的投资仅限于股市和债市,很小一部分投资在资本市场,管理得也不算好。现在渠道拓展到这么大,人才和经验更加不足,在业绩的压力之下,难免不会有急功近利的想法和做法。”

  正所谓“放开前端、管住后端”,虽然放开了位于前端的投资渠道,但是要管住后端的核心要素,即偿付能力,用偿付能力监管住公司的风险。

  保险还是应该姓“保”

  有了“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理论基础,此前泰康联合中石油、国联基金,共同投资设立中石油管道联合有限公司时,却在交易结构中,通过回购协议锁定固定收益的做法就不难理解了。其形式上虽为股权投资,本质上仍是类债产品。

  公开信息显示,泰康资管在对中石油管道公司的投资中,约定了最初两年投资回报率为6.2%左右,随后提高至6.5%。10年后,中石油或其指定公司将回购泰康资管和国联基金手中的股权。

  类似做法在保险资管领域不胜枚举,这与保险业长期以来的稳健作风如出一辙。事实上,“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思路虽然没错,但风险依然存在。如果放开了前端,没管住后端怎么办?即便管住了后端,前端风险频发也是保险业所不能承受的。

  简单一例,为了满足偿付能力的监管要求,投资失败造成损失只能由公司买单,公司利润不能弥补的就需要股东进行增资。长此以往恶性循环,保险行业的整体投资吸引力就会下降,将对全行业产生深远的的负面影响。

  因此,陈文辉直言,“前端放开”对监管能力、对公司的投资能力都是极大的挑战。渠道放开了,可以挣很多钱,也可以亏得一塌糊涂。但过去管得太死,行业虽然稳健,却没有大的发展前景,而且长期收益率如果一直比较低,也是风险之一。“这是把双刃剑,一定要花大的力气提升自身的能力。”

  “现在是大财富管理时代,每个金融机构都应该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银行、保险、信托、基金各自发挥各自的优势,做好分工。”陈文辉进一步表示。

  但是,随着近两年保险业务增长出现乏力,为了维持原有的业务增长,加之保险消费者对投资型保险产品需求的持续增加,目前,我国类理财型保险业务的增长势头明显增加,前两年保险业为“回归保障”的转型而做出的努力也不再被重视。

  很多保险公司的一些类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越来越高,这是很大的问题,一旦难以获得高收益的基础资产,就会带来更大的风险。保险是经营风险的行业,一定要有风险意识和忧患意识。“更多的发挥保障的功能,保险还是应该姓"保"。陈文辉续称。

  即便是理财型的产品可以对资产进行保值增值,也应该针对保险消费者人生的不同阶段进行合理的长期规划,年轻、年老、子女等不同阶段进行合理的资金安排,发展长期型的理财产品,如养老保险产品等。而不能片面地追求收益率,甚至跟银行理财产品拼短期收益,保险资金应以长期收益见长。

  今年第一季度,我国保险业偿付能力实现全部达标,这是从2003年开始实施偿付能力监管以来首次出现全行业达标的情况。这与投资业绩的向好不无关系。

  6月最后一周,受资金市场流动性紧张影响,股市曾出现大幅度跳水,给保险业的投资收益及偿付能力造成一定损失。但陈文辉表示,由于整个保险业在权益类投资上的配置仅在11%左右,因此总体影响不大。

相关资讯